十年磨一剑,四川水军打了翻身仗
更新时间:2017-09-13  来源:川报观察

记者 薛剑

4金1银3铜,在天津全运会的激流回旋、赛艇比赛中,四川水军众志成城,出色发挥,一扫第12届全运会的“三未”阴霾,同时也创造了四川省水上运动学校参加全运会的历史最好成绩。与足球、篮球、网球这些曝光率相对较高的项目相比,激流回旋、赛艇长年远离公众视野,他们与水为友,与桨为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划动手中的船桨,终于在本届全运会上,划出了一片属于四川水上人的天空。

知耻后勇

四年苦训终获成果

在国内,四川在激流回旋、赛艇等项目中,一直都是公认的强队,也曾培养出刘稀蓉、李勤、罗秀华、徐立波等世界冠军、亚洲冠军。

可惜在上一届辽宁全运会中,四川水军只收获2银4铜的成绩,不仅没有完成赛前预定的金牌目标,也没有完成赛前既定的奖牌目标,甚至连最基本的分数线都没有达到,成为四川省在上届全运会 为数不多的“三未”队伍。

“运动员没士气、教练员没精气神、学校班子没方向。”在上届全运会水上项目比赛地大连,四川省水上运动学校校长练雪松召集全体教练、运动员开了一次总结会。为了这个总结会,他准备了将近一万字的发言稿,但到了最后,他只一首只有46字的《忆秦娥》来勉励团队。

时至今日,四川女子赛艇队教练刘稀蓉都还记得练雪松的那首词:大连卫/天津卫/大连卫/起航声鸣桨频急桨频急/队友声碎/加油声咽/ 津门漫漫真如铁/而今起航从头越/苦练如海/冠军如血。

“苦练如海 冠军如血”八个字不仅刻在每名教练员心里,也刻在了每名运动员的心中。过去四年,四川省水上运动学校的训练场上,总能看到队员们挥汗如雨,刻苦训练的场景。

在位于米易的国家级皮划艇激流回旋竞训基地,教练员曹永良、徐立波带领着李露、舒建明一直在训练。下水、出发、划桨……这样的动作,李露、舒建明每天不知道要在300米的赛道上重复多少次。而一天最少30次往返于起点与终点,超过10公里的徒步也让他们成为“最费鞋子”的一群人。“几乎每次比赛结束,都会把那些不能穿的鞋子丢掉。”运动员李露笑着说,至于教练丢了多少双,她也记不清楚了。 

而在位于汉源湖的四川赛艇队训练基地,刘稀蓉同样带领着一群90后在艰苦训练。一天多则70公里,少则30公里的划水训练,让陈芳、曾雪梅这些90后的姑娘苦不堪言。四年训练下来,赛艇队每名队员的训练量几乎都超过了25000公里。每名队员手上都被磨出了厚厚的老茧,用队员自己的话说,用 手轻轻摸别人一下,都会在别人身上划出三、五道红印子……

教练、队员的付出没有白费。在本届全运会比赛中,四川省水上运动学校取得了1984年建校以来的历史最好成绩,并刷新了多项历史:首次在一届全运会上获得4枚金牌;激流回旋队第一次获得两枚金牌,女子赛艇时隔十六年再次夺金;赛艇队第一次获得两枚金牌;多个小项上均第一次获得奖牌,包括赛艇女子八单、女轻双双、女子四单等四个项目。

精准发力

战略布局收成效

本届全运会的激流回旋和赛艇项目,一共设置了34枚金牌,传统强队山东以10枚金牌成为最大赢家。而在上届默默无闻的四川队获得4枚金牌,首次跻身全国前三甲。事实上,这与四川省水上运动学校在2013年辽宁全运会结束之后的精准布局不无关系。

从辽宁返回四川之后,四川省水上运动学校的领导班子、教练团队多次研究天津全运周期备战方案,根据队伍的实际情况和今后的长远打算,最终确定,将激流回旋和女子赛艇这两个 项目作为新一个全运周期的终点,并围绕着两支队伍实施金牌战略。

“在整个周期,我们重点围绕激流回旋队和女子赛艇队做文章,将这两支队伍由以前的做大做强,到如今的做优做精。”练雪松说。作为近年来在激流回旋项目上一直处于全国领先地位的四川队,虽然曾产生冯黎明、谢绍华、贾波、沙兵、山宝等名将,在男、女单人皮艇和男子双人划艇等项目上也具备全运会夺金的实力,但面对山东、广东、福建的强势挑战,四川选 手的发挥并不稳定。

为此,四川省水上运动学校将李露、舒建明等人送到了国家队,让他们在过去四年始终跟随国家队训练、比赛。世界杯、奥运会、世锦赛,一站一站比赛,一次又一次突破,李露、舒建明的进步迅速。

在本届全运会比赛中,两人均以领先第二名超过5秒的优势夺得金牌。而在赛艇项目上,由于国家体育总局在3月份推出了跨省组合模式,四川省水上运动学校迅速行动,与浙江、山东等传统强队强强联合,最终取得2金1银2铜的成绩。

不仅如此,为了迅速提高队伍的训练水平和运动成绩,四川赛艇队还前往浙江千岛湖、北海、日照等地,与浙江、山东队合练。“可以说,在联合组艇工作上,启动早、俯下身、抓重点、签约快,是我们获得成功的法宝。”刘稀蓉说。 

团队合作

厨师也有一份功劳

“我们学校的厨师都会看训练计划。”获得女子轻量级双人双桨的陈芳说。这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四川水军的运动员知道,他们能够在本届全运会创造四川省水上运动学校的历史最好成绩,离不开幕后团队的默默付出 。

“我们几乎是举全校之力来进行保障。”练雪松说。为了给运动员参赛提供最好的后勤保障,四川省水上运动学校根据需要,为每一名运动员都购买了国际最新型的赛艇,而且后勤保障部门在每堂训练课之前,都会根据教练员的训练要求,精心布置,让每一堂训练都能按照国际级比赛的要求来进行。重点项目的船艇甚至安排了专人服务和管理。

长期大运动量训练很容易对运动员的身体造成伤害,此次获得女子轻量级四人双桨金牌的曾雪梅就一直带伤训练比赛。为了将伤病对运动员的身体降到最低,四川省水上学校长期聘请康比特团队为运动员实施科技服务,赛前一个月,还聘请了四川省骨科医院专家到队为重点运动员提供医科保障;每天训练结束之后,还有4名按摩师为运动员进行专项理疗。

陈芳口中的厨师团队,每天要在保证运动员大负荷训练对营养的需求之外,还要保证食品质量和安全。“食堂师傅们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训练计划,然后再根据训练计划来调整当天的食谱。这已经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四川省水上运动学校办公室主任王珏介绍,训练量大吃什么,训练小吃什么,哪名运动员喜欢什么吃什么菜,哪名运动员对什么水果更加偏爱,都一一记录在食堂师傅的脑海里。“因为我们学校的几个项目都是体能性项目,因此我们在吃住行上都是重点安排,重点保障。”王珏说。

事实上,四川省水上学校近年来在队伍后勤保障上的精细化管理,让国家队十分放心的把米易、汉源两个地方列为了国家队的冬训基地。而随着这两个训练基地硬件设施的提升和软件实力的巩固,四川省水上运动学校也把目光瞄准了三年后东京奥运会和四年后的陕西全运会。他们期待着在本届全运会4枚金牌的基础上,有着更大的突破。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 图文推荐
点击排行